博客网 >

大呲花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周杰伦来过一次哈尔滨之后,好像表示过不会再来了,万幸。那天我被迫去了现场,从下午他和一干男女蹦跳着走台直到分乘几台捍马绝尘而去。自始至终场外都有上千的小孩儿在冲击会场,主办方对弹压的警察很不满意:非但不维持秩序反而放进去了数以千计的家属,所以主办方表示不开场,市局主管现场的领导亲自动手殴打了主办方一女子之后,他们才稍微清醒了一点儿,据说当时领导还打算捎带脚踢一顿小兔崽子周杰伦。请鲨鱼管理游泳池,揍你自然有揍你的道理。

所有类似的音乐会,最热烈的高潮就是随着鼓点起伏的烟火,最后一记会打上去百十来米,于是观众群情激昂,心脏少跳一下,值回了票价,我们哈尔滨管这种烟火、这种观众都叫“大呲花”。看到周杰伦的现场放起来大呲花,我也很想踢他一脚,或者给那位臭名昭著的领导投一票“优秀人民警察”。

张学友也要来开演唱会,现场如果在室外的话,也会呲一呲。某艺术家在悉尼开演唱会的时候,交了一大笔环境治理费之后也呲了,可惜的不是不是现场呲,应该合着《走进新时代》的节奏,一个强拍一呲,一个次强拍也一呲,让悉尼人民彻底傻眼,明白中国是多么自立于民族之林,多么红尘一骑……

猪八戒说,放屁添风,在台上点一个炮仗也是活耀气氛,好像不应该说那么多的风凉话,透着心理不健康。但是我总觉得这四十个伴舞、一百米大呲花的舞台是对观众的凌辱——当然观众不在乎,普通座席看不见人还不能看点儿烟火么,天皇巨星放的是录音带对口型还不该放点儿呲花么?可是谁让你花冤钱去了,远远看一个指甲盖似的小脸儿怎么那么满足呢?

“午德斯托克”或者“劳拉帕鲁扎”上放不放呲花我不知道,反正人一多了就闹得慌,这么多年没主动看过什么大型音乐节或者演唱会。印象最好的“演唱会”是在黎明乡一带的居民房里,附近租房子排练的穷鬼们济济一堂,凑了一套说得过去的装备,轮番上去玩一会儿,一首歌唱二十分钟,然后到镇上去吃包子,饭店的掌勺是位七十岁的老太太。

 

<< 圣质如初 / 被40万的花盆砸到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dodrp10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