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歹徒们的回忆 (5)杀人者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孙震桐脖子短腿短,脑袋缺根弦,喝高了以后把啤酒瓶子蹲在烧烤盘子上,蒜和卫生纸蹦了一蹦,“哥们,我,我手上已经有三条人命啦。”

“你就说你想说什么吧?”王斌皱着小核桃脸,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。

“不说啥,都是正常工作呗。”

“这种傻逼一冒头你就必须立即打击他,不能让他跟你俩装。”王斌像是对我说,但是小核桃仍然冲着孙桐。王斌前去年才不给领导开车右迁郊区中队教导员,到任第二天开枪打穿了一个偷牛贼腿上的大动脉。开完枪以后他有点儿反悔,因为那人偷牛是为了给媳妇治病。

 

真正视人命为草芥的凶手并不多见,不像孙震桐那样智力低下的更少。杀人者里最可怕的是在穷乡僻壤里游荡的镰刀少年,他们会为了一个眼神、一包烟叶子置别人与死地,挥刀砍断人的脚踝随即一哄而散。如果你见过镰刀伤口,就知道为什么死神要用它做道具了。

 

讲到强悍的杀人者,都习惯从肇东人蒋英库开始。网上说蒋英库团伙杀了21个人,我记得是26个人,当然这不是黑龙江记录,更不是全国记录,随便哪个鸡毛野店的老板娘或者恋童癖都可能超过他。但是蒋英库算是个正经歹徒,是西部片里远近闻名的强盗头子,是《好家伙》里吉米·康威那样的狠角色。

肇东临近哈尔滨,和双城算数一数二的富县,有大片开阔土地,夜幕一落下那里就人烟稀少,畜生众多,一百年来土匪的血液随时会在男人身上复活。

县检察院干部蒋英库发现杀人是最快速侵占财产、最利索解决麻烦和让人闭嘴的途径。他的陶瓷公司地下室里有一个大炉子,可以把囫囵个的尸首烧成黑炭。他的手下是些懵懂无知的村民,大多承受不了杀人之后的折磨,所以队伍需要定时清理和震慑。蒋英库的亲族弟在杀了一个老板之后变得神志失常,经过一段时间隔离以后不见好转,就被下令绑在床上解决掉了。团伙里有一对儿父子,儿子因为参与案件过多被灭口之后,爹被找来顶替杀手的空缺。蒋英库杀人手法很少变化,总是把失踪弄成常见的私奔,所以在解决掉对象的时候,经常要随手拉上一个女人垫背。在杀掉哈尔滨某检察院的袁成时,他也用了这一手。一个外县的土匪,不知道杀掉两个省城官人要付出不同的代价。

数十个最好的侦察员像一群猎狗钻进了肇东的灌木丛。

蒋英库显露出杀人者走投无路时的脆弱和愚蠢,在县城公开宣布了一段谁敢进他家门就开枪打死谁之后,匆匆决定独自南逃,结果在火车站上被不体面地团团围住。

另一种说法,是秦阳一个人一条冲锋枪抓住蒋英库并且逼死了他手下的头号杀手,有个人一等功为证。那年,秦阳开着辆出租车改的破捷达在附近农场转了一个月,终于在比别人早十分钟赶上了蒋英库,秦阳举枪朝蒋的后脑上方搂了半梭子,把他吓得趴到了地上,与此同时蒋的弟弟冷静的跑进站里卧了轨。

秦阳是武警出身,在侦查员里少有的干练,只是不太会写字。佐料文人杨二给他起草了份狗屁不通的事迹材料,秦阳抓着笔在政秘科哼唧着抄了一整个下午,他写一个字,喘口气,比量比量下一个字。

 

 

<< 贾作家嫖娼的可能性 / 污血幽暗抚摸:伟大电游《侠盗猎车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dodrp10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